廣東扶貧網--廣東省扶貧開發協會
廣東省扶貧開發協會歡迎您!本站最新動態:  《廣東扶貧》雜志約稿函!    省委省政府和國務院扶貧辦領導關于協會工作的批示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秘書長信箱 今天是:
 
理論研究
扶貧論壇
調研報告
經驗總結
扶貧助廉
扶貧315
 
 
  當前位置:首頁->>扶貧開發->>調研報告
   
扶貧盲點調查:那些“未戴帽”的貧困村
加入時間:2014-8-11    來源:半月談網


    在重慶武陵山區、大巴山區,有不少村莊貧困程度與貧困村相似,甚至更落后,卻未戴上“貧困帽”,基層習慣稱其為“發展滯后村”。與貧困村能享受政府扶貧開發政策不同,“發展滯后村”因未被納入扶貧規劃,政府投入有限,成為扶貧盲點。 

    貧困村獲600萬元扶貧投入,“發展滯后村”難得扶持項目
 
    在各地,政府財政專項扶貧及各部門配套資金,是偏遠農村發展的重要支撐。“發展滯后村”與貧困村之間扶貧待遇差距大:貧困村整村脫貧發展,可獲得政府600萬元以上最高2000萬元左右的資金扶持;作為配套政策,扶貧、農業、水利等政府部門的農村道路、異地搬遷、農業綜合開發等項目也優先安排給貧困村。“發展滯后村”則因未被納入扶貧開發規劃,政府扶持很有限,有的村多年都難獲得一個扶持項目。 

    地處武陵山區的重慶黔江區220個行政村中,有80個貧困村,另外還有約50個“發展滯后村”與現有貧困村相差不大,甚至還要落后。沙壩鄉木良村就是一個典型的“發展滯后村”,全村1700多農民大多生活在高山峽谷地帶,人均耕地僅1畝多,土質瘠薄,村民收入排名全鄉末位。 

    “在沙壩鄉下轄的7個村中,有三臺、萬慶等3個貧困村。木良村雖不是貧困村,但公認基礎設施最差、產業發展最弱。”村支部書記劉謀軍說,由于沒有政府幫扶,村里公路全靠農民自籌資金,投工投勞修建,路寬不到2米,“晴天路飛沙、雨天一鍋粥”。“吃水難”也一直沒解決,夏季伏旱或冬臘月時,只要天晴超過20天,農民就得上山到處找水吃。有的人挑水來回要走五六公里,花2個多小時。 

    “與其他貧困村相比,我們村貧困程度更深,想要發展沒政策,脫貧致富缺資金。”木良村村民何洪杰說,在相鄰的貧困村萬慶村,政府通過異地扶貧搬遷政策,每戶補助1萬多元,超過1/4村民已從高山搬到平壩集中居住,建起了寬敞、漂亮的農民新村。而木良村村民就沒法享受這個好政策,不少人常年住在高山險坡上,想搬也搬不下來。 

    重慶豐都縣樹人鎮大腳樓村也是縣里60多個“發展滯后村”中的一個,2011年農民人均純收入低于周邊3個貧困村。“最近幾年,政府扶貧力度不斷增強,鎮里貧困村能獲得六七百萬元幫扶資金,改善了農村道路、飲水條件,還發展起柑橘、獼猴桃等農業項目。相比之下,我們村每年只有8000元基本運行經費,村支兩委運行都困難,哪有錢改善環境、幫助農民增收呢?”村黨支部書記劉從華說。 

    “僧多粥少”,貧困村莊難戴“貧困帽” 

    作為國家級連片特困地區,武陵山區、大巴山區“發展滯后村”大多自然條件惡劣、基礎設施落后、農民收入低、產業發展弱。但為什么這些村就沒能戴上“貧困帽”,納入政府扶貧開發規劃中呢? 

    半月談記者先后走訪重慶石柱、豐都、黔江、彭水等多個區縣扶貧部門和鄉鎮發現,其中的癥結在于,受政府扶貧財力限制,貧困村額定數量有限。重慶目前2000個貧困村的數量是在“十一五”期間確定的,當時重慶年均財政扶貧資金只有5億元左右。按照國家對每個貧困村給予40萬元到60萬元專項資金扶持的要求,全市只能滿足2000個貧困村得到扶持,在“僧多粥少”,政府扶貧投入有限的情況下,一些村難以被納入貧困村序列。 

    近年來,“發展滯后村”與貧困村之間待遇差距有拉大的趨勢:貧困村脫貧發展,可以獲得資金扶持;高山移民搬遷、危舊房改造、農村飲水、道路工程等惠民項目也優先安排給貧困村,不少“發展滯后村”群眾感覺不公平。 

    在重慶彭水、巫溪、石柱等地,不少“發展滯后村”貧困程度依然很深,不少村莊行路難、飲水難、就醫難。由于貧困,一些群眾還住在漏雨、透風的木頭房子里,有的家庭過冬只靠一床破舊棉被、一個火爐。 

    扶貧導向被政績壓力異化,政策難顯公平 

    記者采訪時也發現,個別地方基層政府政績壓力異化了扶貧政策的導向。一些鄉鎮干部坦言,市、區縣兩級每年都要考核基層扶貧工作,沒完成任務要扣分。有的“發展滯后村”即使花了錢,也脫不了貧,這就會影響政績考核。如此一來,基層政府便沒有把這些村納入幫扶范圍的積極性了。 

    一些基層干部說,現在上級政府加大扶貧力度,幫扶資金投入到一個村,資金量看似不小,但這些錢要分配到基本農田建設、基礎產業發展、村道公路、人畜飲水、村公共衛生服務中心、廣播電視電話、農房建設等10大類20多項考核項目中,資金使用就顯得捉襟見肘。一些“發展滯后村”自然條件非常惡劣,貧困程度很深,有的地方修路每公里造價要40萬元以上,600多萬元資金可能連通路的問題都難以解決,更別說發展公共服務、打造農業產業、提高農民收入了。 

    采訪中,重慶各級扶貧干部認為,扶貧“盲點”并非重慶一地獨有,在中西部不少落后地區,受各種因素影響,也存在類似問題。隨著國家到村、到戶扶貧政策力度不斷增強,貧困村脫貧致富的發展條件和政策環境越來越好,與之相比,扶貧政策長期難以覆蓋這些“發展滯后村”,使這些地區缺少必要支持,發展受限,擴大了農村內部差距,也使得部分群眾認為政府政策不公平。 

    基層探索:小片區扶貧帶動“滯后村”發展 

    扶貧盲點的長期存在,直接引發兩個問題:一是“發展滯后村”難以獲得政府扶貧資源,發展主要靠自我積累,貧困面貌長期難以改變。二是由于政府扶貧資源投入主要以行政村為單位,扶貧覆蓋面較小,難以形成區域發展合力。這已成為中西部偏遠農村發展的一大短板。 

    在不少基層干部看來,要消除扶貧盲點,關鍵還在于創新扶貧機制,擴大扶貧資源覆蓋面和可及性。近年來,重慶嘗試通過打破地域限制,將相鄰貧困村、“發展滯后村”結成小片區扶貧開發帶,打捆使用資金、政策,為掃除扶貧盲點作出有益探索。 

    重慶選擇以市內貧困人口最多、貧困發生率最高、扶貧開發難度最大的18個國家級扶貧開發重點區縣,把“資源相近、地理相鄰”的村社或鄉鎮結成小連片開發地區。在小片區扶貧開發中,重慶明確要求,政府相關幫扶政策要從簡單經濟扶貧向綜合性扶貧轉變,通過教育、衛生、低保、人才培訓等各項事業的發展,縮小發展差距,提高貧困群眾的幸福指數。 

    重慶在小片區內制定基礎設施建設、社會事業發展、產業發展、生態環境保護等目標,促進區域內外要素流動,協調區域內資源、人口關系,同時借助外力如資本、技術等推動資源配置效率的提高,促進小片區發展。在每個小片區開發區域內,政府投入財政扶貧專項資金1200萬元,帶動整合各類投入1億元以上,立足整合貧困村和扶貧“空白村”資源稟賦和傳統優勢,改善農村基本生活條件,并促進社會事業發展。 

    在重慶涪陵區,區里選擇最貧困的木渝山地區開展小片區扶貧,規劃面積達到700多平方公里,覆蓋13個鄉鎮,其中有60個貧困村,30個“發展滯后村”也在小片區開發范圍內。 

    涪陵區扶貧辦主任王興勇說,在小片區基礎設施建設中,區里整合資金,打通了片區內300公里村間連接路,使片區農村形成了完整路網,大大緩解群眾行路難、商品流通難的問題;與以往分散建設小型水利設施不同,區里還專門建設了一座蓄水量達到1600萬立方米的水庫,并完善輸水管網,覆蓋人口達到10萬人,使片區內70%以上的農村人口都能一次性解決飲水、灌溉問題。目前,木渝山片區在基礎設施、產業發展、農民收入水平等方面與涪陵其他地區的差距明顯縮小。 

    在產業發展過程中,小片區扶貧也起到放大效應。武隆縣白馬山小片區,結合自身特色氣候、土地資源,發展3000多畝高山優質茶葉基地,帶動當地群眾近千人,平均每畝增收約5000元。 

    在涪陵木渝山片區,重慶棟福生態農業有限公司就在片區內龍安、麻磊、齊心等相鄰村社規模流轉了4000多畝土地種植蔬菜。公司總經理張建平說:“現在政府農業配套扶持政策以片區為單位,打破了村社地域限制,土地能夠得到大規模整治,水利、田間道路等配套設施也得以完善,農業生產的規模集約效應開始顯現。”
 


歡迎訪問廣東扶貧網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站點地圖 | 招聘啟事 | 版權申明 |
流量統計:

版權所有:廣東省扶貧開發協會  Copyright © 2009 www.915876.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ICP號:粵ICP備10213720號
主管:中共廣東省委農村工作辦公室、廣東省農業農村廳、廣東省扶貧開發辦公室            
主辦:廣東省扶貧開發協會、廣東省南方扶貧開發研究院、廣東省國粵扶貧開發服務中心            內容支持:《廣東扶貧》全媒體中心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先烈東路135號廣東省農業農村廳大院2號辦公大樓12樓                              郵編:510500
電話:020-37286668    傳真:020-37286688    捐贈熱線:020-372888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刮刮卡彩票大奖照片 贵州11选5哪里可以玩 黑龙江体彩6 1走势图 燕赵福彩排列五走势图 七乐彩开奖结果走势 北京赛车官网开奖 明天股票开盘吗 广东11选5任2全天计划 pk10全天二期人工计划 极速时时彩彩开奖结果 福建36选7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