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扶貧網--廣東省扶貧開發協會
廣東省扶貧開發協會歡迎您!本站最新動態:  《廣東扶貧》雜志約稿函!    省委省政府和國務院扶貧辦領導關于協會工作的批示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秘書長信箱 今天是:
 
理論研究
扶貧論壇
調研報告
經驗總結
扶貧助廉
扶貧315
 
 
  當前位置:首頁->>扶貧開發->>調研報告
   
國家級貧困縣的安置房尷尬:住老房怕塌,住新房怕餓
加入時間:2018-6-21    來源:澎湃新聞

    2018年是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確定的脫貧攻堅作風建設年,要求脫貧攻堅工作一方面要“實”,“數字指標”不得有半點虛假、糊弄,不能好高騖遠、勞民傷財,要讓群眾認可和滿意;另一方面要注重“產業造血”防止返貧。


    據澎湃新聞6月19日報道,近日,澎湃新聞記者調查走訪國家級貧困縣——四川達州市宣漢縣部分行政村,發現問題不少:耗費大量國家扶貧資金建設的異地扶貧搬遷安置房雖已基本建成,卻因無法解決部分村民就業、生產及生活保障等問題,導致安置房“無人居住”、“大量空置”,且陸續出現漏水等質量問題;村委會對精準扶貧、易地搬遷名額評定時,涉嫌標準不一和數字造假。


    國家級貧困縣四川達州市宣漢縣毛壩鎮冒尖村,黎洪森老人的木板房已經建了近70年。走進黎家,可見四壁全是粘上的黑柴灰,柱頭和木板已經腐朽,搖搖欲墜,有老鼠從房梁上掉下來,追著滿地跑。按黎洪森的說法,風雨一來,連躲的地方都沒有。


    70歲的黎洪森去年被當地納入易地扶貧搬遷戶,村里新建了集中安置房,看上去干凈整潔、水電齊全,等著他入住,可黎洪森不愿意,寧可住在黑黢黢的老木屋里。為啥?黎有點無奈:自去年集中安置點竣工后,他本想早些時間離開老宅搬進新房。但安置點周邊土地已有歸屬,離老宅較遠的他為了生存,只好白天早起回老宅種地,晚上回安置點睡覺,來回步行山路要耗時4.5小時,單程10公里。

    5月7日,澎湃新聞記者實地探訪毛壩鎮冒尖村、天坪村發現,像黎洪森老人這樣的遭遇,并非孤例。去年底竣工的冒尖村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點共建有新房29幢,但入住村民僅6戶;天坪村集中安置點,20棟水電安裝齊全的新房同樣全部完工,搬遷入住者只有3戶。多位村民稱,入住安置點后生活無法保障,久之還是得返回原住處種地,安置房大量空置。


    針對該村安置點大量空置、搬遷戶面臨生存壓力的尷尬,6月15日,宣漢縣毛壩鎮政府相關負責人表示,接下來還要想更多辦法來解決老百姓入住后的生存發展問題。該縣易地扶貧搬遷專職機構以工代賑辦公室工作人員稱,今后,縣里將對搬遷后的遷入農戶協調土地、生產發展等方面做更嚴格的要求。


    大多易地扶貧搬遷戶只有收到相關部門通知的時候才入住安置點,通常是住幾天又離開。

空置的扶貧搬遷房:老人種地往返20公里山路


    冒尖村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點修建在村委會旁的平緩山坡上。


    一條紅色宣傳橫幅顯示,該安置點已于2017年底竣工。安置房共29幢,統一采用白墻、紅瓦、方正樣式建筑,并配有100余米的鐵護欄。冒尖村村民戲稱此處為“富人區”。


    安置點房屋建設費用來自哪里?冒尖村村主任何全舉介紹,宣漢縣異地搬遷補助標準為國家補助每人2.5萬元,村民每人需承擔宅基地費3000元,但每戶最多不超一萬元。按照平均每戶4人計算,冒尖村安置點成本逾300萬元。


    距安置點最遠的為冒尖村五社、八社,有10余公里路程,山勢險峻。村民們分散居住的木質、土坯結構房,因年久失修,已出現墻面開裂、漏雨等現象。在冒尖村八社,有兩棟木頭房子已經垮塌,沒人敢住。


    已經竣工的易地扶貧搬遷安置房到底有多少村民居?5月7日,澎湃新聞記者現場清點統計,29幢房子僅有6戶居住!白±戏颗滤,住新房怕餓!泵凹獯尻惣t等多名被納入易地搬遷名額的村民向澎湃新聞道出了實情。原來,他們于2017年底房屋竣工后搬來入住了一段時間,后來,大家發現安置點無地可種,無事可做,生活沒了來源。為了生活,陳紅等搬遷戶不得不重返10公里外的老宅居住,因為那里有他們種了多年的田地。陳紅說,入住安置點期間,他們不得不在安置點和自家田地之間來回跑,白天回老宅附近種地,晚上回安置點睡覺,來回依靠步行,往返至少20公里。


    澎湃新聞隨村民譙法訊從冒尖村五社最高處的村民耕地,快步行至安置點,單程用了2.5小時,其間,需翻過兩座山坳,過一段河灘,再沿盤山路徒步約8公里。


    安置點的選擇飽受村民質疑。譙法訊等多名村民稱,當初安置點選址沒有因地制宜,也沒有經過多數村民同意。


    扶貧搬遷安置點選址前是否考慮過村民的實際狀況呢?毛壩鎮政府相關工作人員回應澎湃新聞稱,毛壩鎮共有312戶村民被納入異地搬遷戶,分散在 10個行政村。易地扶貧搬遷的集中安置房,是按縣里有關文件指示選址修建的。


    澎湃新聞在宣漢縣官網找到了這份《宣漢縣人民政府關于宣漢縣“十三五”易地扶貧搬遷工作的實施意見(宣府發〔2017〕1號)》,文件中提及,依托交通、飲水、就醫、就學及生產方便的中心村莊,引導生存條件惡劣地區的搬遷對象就近集中安置。


    針對村民上述質疑,6月14日,冒尖村村主任何全舉回應稱,集中安置點是由村委會負責選址,經過村民一致同意的,且做了調研。但他同時表示,現在無法提供調研材料。對于村民提出的生存、生產問題,何全舉承認安置點周邊土地屬于原住村民,不方便進行分配。搬遷來的村民,暫時還需前往原居住地附近種地。


    冒尖村易地扶貧搬遷出現上述尷尬局面,其他行政村又如何呢?毛壩鎮天坪村與冒尖村接壤,宣漢縣官網信息顯示,該村首批享受易地搬遷政策的有28戶、117名貧困群眾。澎湃新聞實地走訪天坪村集中安置點發現,修建的20棟安置房已全部完工,但僅僅入住了3戶。


    天坪村村民吳升久是村里最早一批搬進集中安置點的住戶。吳升久介紹,最初,他還動員村里其他納入名額的貧困戶搬進安置房,集中居住。然而住了不到一周時間,他卻開始犯愁了,離家5公里的地、果樹和蜜蜂,需要每天打理,他也不得不每天來回在老宅和安置點之間奔跑!按蠖鄶禃r間都耗在路上了”。這以后,他成了第一個率先搬出安置房的搬遷戶。


漏水的安置房:交房不到半年就出現質量問題


    有村民提供給澎湃新聞記者的一段錄音中,村主任何全舉回應在外務工村民的質疑稱,“全村易地搬遷戶都已搬遷入住新房,沒有人不愿意去住的”。而面對目前安置點的“空房”現狀,他向澎湃新聞記者解釋,因為有人上山干活了,有的陪孩子讀書去鎮上了,星期天就會回家。


    事實上,澎湃新聞記者調查發現,已經竣工的29幢房屋中至少有一半無明顯裝修跡象。即使已裝修的部分房屋里,也僅是掛有毛巾,床板上鋪有稻草,未見床墊等用品。明顯無人居住。


    已入住安置房的村民告訴澎湃新聞,他們原本就住在村委會附近,有自己的土地。這個位置是全村較為平緩的區域,也是田地最富足的區域。被納入易地搬遷名額后,他們第一時間就住進來了,無論生活還是生產,可以照舊進行。


    但對于較遠處的村民來說,除了不方便生活、生產外,新竣工不久的安置房已出現質量問題。冒尖村二社村民陽某告訴澎湃新聞,今年初交房后,他至少在兩幢房間內發現了房頂漏水問題。陽某稱,其中一戶漏水房房主,搬進安置點后,他在山上的危房被強制拆除,但是安置點新房卻因漏水無法居住,至今未能得到解決。


    有村民稱,安置點除有上述尷尬局面外,村干部還教他們如何應對上級部門檢查。


    長年在外務工的村民黎開文說,在上級部門前來現場檢查安置點入住情況時,村委會會提前通知村民入住,黎的父母接到通知后則簡單收拾下鋪蓋,去安置房住上幾天,然后回到老宅。從今年一月以來,黎的父母已如此折騰了三四次。


    黎開文記得,他有次回家看見父親拿出眼鏡,在電燈下仔細翻閱一寫滿字的本子。詢問后得知,村委干部給黎的父親打招呼說,上級部門電話抽查時,要他按照擬定的稿子念。在白天,有人會給短暫入住的老人發幾張報紙,讓他們在新房門口拿著看。而檢查一過,這些老人又回到原來的住處。


    扶貧搬遷工作,村里抓得緊,上面也催得緊。澎湃新聞獲取的一份2017年毛壩鎮黨政辦公室關于強力推進易地扶貧搬遷文件提到,對搬遷工作“實行‘一月一督查、一月一通報一排名’制度,對排名倒數第一的村進行處罰,倒逼村社干部重視,推動工作落實”。


    澎湃新聞采訪了解得知,因“入住成本太高”,冒尖村異地搬遷名額出現了被放棄案例:村民姚某放棄了家里6個扶貧搬遷名額共計15萬元補貼。他表示,寧可住在危房里,至少有土地可以耕種。


    對村民所稱的應付上級部門檢查事宜,冒尖村村主任何全舉稱,村委會未強制村民入住安置房,同時否認了應付檢查說法。


    毛壩鎮政府工作人員介紹,各村安置點建設都是承包給相關開發商,最后由縣、鎮等工作人員現場核驗,當時驗房時是達標的,后續問題出現,屬于正,F象。


    6月15日,宣漢縣易地扶貧搬遷專職機構以工代賑辦公室工作人員向澎湃新聞表示,除了選址條件要求,縣里文件對搬遷后為遷入農戶協調土地、發展生產做了要求。經查證,冒尖村已經引進了清脆李種植項目,但該工作人員稱,農業項目有投資大、周期長、見效慢等問題。


即將倒塌的木屋:既沒資格搬,又無條件修


    澎湃新聞調查發現,當地對于沒有獲得易地搬遷名額的村民,居住則面臨兩難境況。冒尖村一社村民歷鑫稱,他父母均患糖尿病,老房子嚴重漏水,隨時有倒塌危險。由于在外務工,當時扶貧搬遷名額評定時,他并不知情,也沒被評上。后來,他從父母抽屜里看到一份脫貧登記資料,表格里竟寫著自己患病父母“年收入28萬,已脫貧”字樣。


    歷鑫大吃一驚。勃然大怒的他與村里面臨同樣問題的5名村民,聯名舉報時任村支書記姚三強,質疑其在扶貧搬遷名額評定時作假。這份材料被宣漢縣紀委相關工作人員證實確實收到過。毛壩鎮政府相關工作人員也證實,后來下鄉調查扶貧問題時,將該名村民家的脫貧登記材料收走取證。調查后,相關部門向其解釋“資料確實填錯了”。


    歷鑫說,沒有易地扶貧搬遷名額,他只能在自家老宅后新修房屋,但因地勢原因,道路不通,材料無法上山,這一計劃不得不被迫擱淺。冒尖村村委會一不愿具名的干部表示,“目前想不出辦法,只能等政策,問題需村民自己想辦法解決!


    此外,有冒尖村村民反映“無法獲得名額”情況。冒尖村民何滬,12歲時失去了父親,他的母親殘疾多年,大多時間只能在床上度過,母子倆相依為命。何家房屋已倒塌過半,用于承重的10多根木頭梁全部掉在地上,瓦片灑落一地。由于沒地方居住,何滬把母親接到親戚家,自己則出門做雜工,即便這樣,也仍未獲得搬遷名額。


    已辭職的前冒尖村二社社長徐某向澎湃新聞透露,其了解到的情況是,該村包括何瀘在內住土坯危房而沒有獲得易地搬遷名額的至少在10戶以上,而有8戶有車有房的農戶卻獲得了名額。


    冒尖村村主任何全舉對此解釋稱,易地搬遷名額是各社確定人員,經過村民大會討論決定的,且有會議記錄。但他同時表示,會議報告上有人沒有簽字,原因是會議未結束,有村民就離場了。何全舉表示,存在夠條件而沒有評上的可能,因為有人一直在外打工,聯系不上。至于有車有房的人獲得名額,則是因為他們在鎮上買的是小產權房,政策評定時不計算進去的。


    澎湃新聞通過多種渠道詢問2017年易地搬遷名額評定主要負責人、前冒尖村支部書記姚三強,姚回應稱,扶貧搬遷各項工作全部按照上級政策執行。此外,姚對于其他問題未予回應。


    天坪村76歲的王淑芬老人一家,住在60多年的土坯房里。她的老伴前幾年患上腦梗塞,兒媳婦得了乳腺癌。兩個孫子,一個上大學,一個上中學,家里經濟條件困難。王淑芬稱,盡管她多次申請,但最后結果是未納入易地扶貧搬遷名額。


    針對扶貧名額評定和搬遷戶生存生產問題,毛壩鎮紀委相關負責人告訴澎湃新聞,今年3月30日,因扶貧開發涉嫌違法違規,冒尖村支部書記姚三強被免職接受調查。


    上述負責人承諾,對于因學、病致貧的農戶,政府將重新核查清點,夠條件的將給予名額。對于安置房入住率低的問題,他表示,后續還要想更多辦法來解決村民入住后的生存發展問題。


    澎湃新聞從2017年宣漢縣《關于宣漢縣“十三五”易地扶貧搬遷工作的實施意見》上發現,宣漢全縣“十三五”時期規劃易地扶貧搬遷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為38179人,其中2018年、2019年將分別搬遷11190人和 7900人。該意見同時提出,要充分尊重群眾意愿,不搞強迫命令,防止以易地扶貧搬遷之名搞“運動式”搬遷。


    6月15日,宣漢縣易地扶貧搬遷專職機構以工代賑辦公室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今后將在土地協調、流轉和引進產業方面加強工作,促進全縣脫貧。


    (文中除何全舉,姚三強外,其余受訪者為化名)

 


歡迎訪問廣東扶貧網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站點地圖 | 招聘啟事 | 版權申明 |
流量統計:

版權所有:廣東省扶貧開發協會  Copyright © 2009 www.915876.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ICP號:粵ICP備10213720號
主管:中共廣東省委農村工作辦公室、廣東省農業農村廳、廣東省扶貧開發辦公室            
主辦:廣東省扶貧開發協會、廣東省南方扶貧開發研究院、廣東省國粵扶貧開發服務中心            內容支持:《廣東扶貧》全媒體中心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先烈東路135號廣東省農業農村廳大院2號辦公大樓12樓                              郵編:510500
電話:020-37286668    傳真:020-37286688    捐贈熱線:020-372888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刮刮卡彩票大奖照片 北京快乐8是正规彩票吗 浙江成都12走势图 辽宁35选7玩法攻略 快乐双彩走势图200期 股票行情在线分析 辽宁11选五5 云南11选五任选走势 云南时时彩软件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在线 山东省体彩扑克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