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扶貧網--廣東省扶貧開發協會
廣東省扶貧開發協會歡迎您!本站最新動態:  《廣東扶貧》雜志約稿函!    省委省政府和國務院扶貧辦領導關于協會工作的批示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秘書長信箱 今天是:
 
理論研究
扶貧論壇
調研報告
經驗總結
扶貧助廉
扶貧315
 
 
  當前位置:首頁->>扶貧開發->>調研報告
   
來自安徽、云南等地脫貧攻堅一線的調查:脫了貧如何穩得住?
加入時間:2018-6-11    來源:人民網

    70多公里,行駛了3小時。交通閉塞,基礎條件薄弱,深度貧困像綿延的大山,橫亙在這里多少代人面前。然而今天,黨和政府要帶領群眾,徹底搬開它。確保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是黨中央的莊嚴承諾,是全國人民的殷切期盼。


  上下一心,眾志成城。黨的十八大以來,貧困人口減少6800萬,貧困發生率從10.2%下降到3.1%,脫貧攻堅力度之大、影響之深,前所未有。如今,脫貧攻堅進入啃硬骨頭的關鍵時期,要面對的是“難中之難”“堅中之堅”。記者歷時一個多月,奔赴安徽、云南、內蒙古,深入大別山、烏蒙山、大興安嶺腹地的貧困地區,采訪了奮戰在脫貧攻堅一線的干部群眾。


  脫了貧如何穩得住?
  如期脫貧,基層干部群眾滿懷信心。穩定脫貧,是深度貧困地區一些群眾面臨的問題


  茶田片片,微風習習,大別山深處的安徽金寨縣全軍鄉全軍村,生機盎然。新建的村民小區,一碼的二層小樓整齊排列,水泥路鋪到家門口,村衛生室收拾得井井有條。212戶貧困戶在政府扶持政策的幫助下,喜遷新居。村黨支部書記楊俊說:“生活條件變了,人的面貌也變了,衣服穿整齊了,臉都洗得干凈些了!”


  金寨縣委常委汪洪濤介紹,習近平總書記2016年4月到金寨視察后,干部群眾備受鼓舞,擼起袖子加油干。縣委縣政府用脫貧攻堅統攬經濟社會發展全局,民生建設大幅提速,干部群眾對如期脫貧滿懷信心。


  “脫了貧,更要穩得住!近年來我們大力提升茶葉品質,開發生態茶園2萬多畝,產品進入歐盟市場,群眾穩定脫貧心里更有底了。”金寨縣麻埠鎮是六安瓜片的核心產區,黨委書記樂緒琴考慮最多的是穩定脫貧。


  基層干部群眾對2020年實現脫貧目標底氣十足。但隨著脫貧攻堅的深入推進,大家更加認識到穩定脫貧的重要性,圍繞穩定發展做起了文章。


  “有陽光就有收入”,金寨縣的光伏產業扶貧,讓貧困戶實現了家門口就業增收。“八山半水半分田,一分道路和村莊”的金寨縣,近年來扶持引導群眾,利用房前屋后和邊角地搞起了光伏發電,機動靈活,發展了戶建、聯戶建和集體建的光伏電站。目前,全縣光伏扶貧電站總規模達到19.02萬千瓦,26248戶貧困戶戶均年發電收入或分紅不低于3000元。


  穩定脫貧,產業發展是基礎。云南省武定縣委書記李玉林深有體會,有產業帶動,脫貧人口才能持續增收,易地搬遷才能搬得出、穩得住。


當然,培育壯大一個產業需要過程,尤其是深度貧困地區,交通不便,基礎設施欠賬多,物流成本高,配套產業缺乏,讓許多企業望而卻步。


  就拿武定來說,屬于烏蒙山片區深度貧困縣,自然環境惡劣。山區面積97%, 68個深度貧困村要么集中在金沙江以南燥熱河谷地區,要么就在海拔2000米以上的高寒冷涼地區,發展產業頗費思量。


  記者調研發現,大多數深度貧困地區產業扶貧存在一些共性問題:短平快的種養殖業面廣點散,但深加工不夠,形不成拳頭產品;賣難問題突出,特色農產品藏在深山人未識,賣不上價。
  在大山的懷抱里,村民們和記者聊起了心事兒:


  “種莊稼靠天收,像押寶!一旦春旱夏澇,莊稼可就遭殃了。”


  “去年橡膠沒有割,市場不好,沒人來收!”


  “2016年羊肉價格好,大家一哄而上,通過財政補貼和銀行貸款買了不少羊羔。可等到羊羔出欄,市場價格跌得厲害,只能虧本賣掉……”


  “我們大別山茶葉好,藥材好,遍山都是寶,如果有大企業參與開發,一定很有前景!”

  資源如何吸引資本,資本又如何激活資源?這場波瀾壯闊的脫貧攻堅戰,對各方發展都是一個難得的機遇,抓住機遇,就能乘勢而上。貧困地區的產業發展,只有長短結合、大小結合、內外結合,才能兼顧靈活就業與長期發展、快速增收與穩定致富的問題。否則,一時間,小企業走不出去,大企業請不進來,山區產業發展扎不下根,抗風險能力弱。

  對貧困地區群眾來說,產業發展是“造血”,防病治病是“止血”。


  記者調查所見,當前貧困戶中因病致貧、因殘致貧的在70%左右。


  精準扶貧,攻城拔寨靠發展,安營扎寨還得織密健康網。為此,各地大多為建檔立卡貧困戶大病住院設定了“封頂線”,住院費用個人承擔部分不超過10%,多出部分由政府承擔。


  可是,如果貧困地區群眾衛生狀況得不到提升,醫保支出對各級財政也是不小的負擔。


  因此,倡導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對于穩定脫貧意義重大,是脫貧攻堅不可忽視的重要內容。內蒙古興安盟展開了“治未病”探索。興安盟地處大興安嶺南麓,是典型的老少邊窮地區,因病致貧的占50%以上。農牧民平時飲食重油重鹽,高血壓、高血脂、心血管病相對高發。興安盟衛生部門指導村兩委班子和駐村工作隊,進村入戶宣講吃鹽重的危害,還為每戶配發了鹽勺。“剛開始確實不習慣,沒有咸菜吃不下飯!但身體是本錢,必須慢慢習慣。”村民何春勝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群眾滿意度如何提升?
  既不能降低工作標準、影響質量,又不能脫離實際,要實事求是


  精準扶貧效果如何,關鍵看群眾有沒有獲得感,滿不滿意。滿意度是檢驗脫貧攻堅工作的“試金石”。


  為了對貧困人口識別準確率、貧困人口退出準確率、幫扶工作群眾滿意度進行科學評估,政府引入了第三方評估機制。


  “這有利于客觀、全面了解精準扶貧效果,避免被評估單位‘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內蒙古扶貧辦副主任王冪生說。記者采訪的扶貧干部也紛紛表示認同。


  中央提出“兩不愁三保障”的精準扶貧的目標任務。記者采訪中,貧困戶普遍最關心的,也是收入、住房、看病、上學等問題。然而,各地有各地的情況,各戶有各戶的想法,具體幫扶得把準脈,幫到點子上。否則,剃頭挑子一頭熱,滿意度就不會高。


  安徽鳳陽小崗村黨委第一書記李錦柱認為,滿意度評價,要確保既不降低標準、影響質量,又不脫離實際,要實事求是。李錦柱在縣機關工作時,對口幫扶三戶人家各有特點:一戶善于琢磨,能打聽到的政策好處,哪一個都不想落下;一戶缺乏自主發展意識,教他干啥他干啥;還有一戶,一心只想蓋新房。“有時候,其他方面都滿意,就一條沒達到心愿就不樂意,怎么也說不通!”但因戶施策、以心換心,最終還是贏得了滿意。


  在采訪過程中,滿意度評價成為扶貧干部的熱議話題。


  關鍵是評價工作要接地氣。不少基層干部提到,一些專家學者,尤其是從小在城市長大的年輕人對深度貧困的復雜性認識不足,對農村情況了解不深,評估結果容易出現偏差。


  “你家專業幫扶人是誰?”“對易地扶貧搬遷政策滿意嗎?”面對評估組年輕同志的提問,貧困戶一頭霧水。一位扶貧干部說,“不少少數民族貧困戶,聽不懂普通話,更別提那些專業術語了。幾個問題折騰半個小時,我站在旁邊,急得直跺腳,但不能介入。”


  還比如,農村地區有些群眾習慣于隱瞞收入,一是謙虛,二怕露富。如果不深入了解,就可能失真。一位鎮干部說,有一戶家庭在評估考核時說沒脫貧。結果一查,該貧困戶銀行卡上趴著9萬元存款。


  還有同志建議調整評價機制。滿意度調查,為了更全面客觀,既訪貧困戶,又要訪周邊群眾。實際情況卻產生了偏差,比如“邊緣戶”問題。那些與貧困戶收入水平接近,但不符合貧困標準的農戶,不能享受扶貧政策,但遇有突發疾病或天災,很容易致貧。因此,他們心里有些不平衡。


  醫療救助,貧困戶全部納入了大病保險和醫療救助,住院治病的費用控制在10%以內。但一般群眾如果患了重病,就享受不到這么多政策紅利。有位干部算了一筆賬:做一臺心臟搭橋手術,手術、醫藥等花費大概5萬元,貧困戶只需花費4000元左右,而一般戶則要花3萬元。“邊緣戶”覺得“虧大了”。


  如何改進完善第三方評估機制呢?


  “現在,考核時扶貧干部必須回避,考核結果不反饋,直接帶回去了。”金寨縣雙河鎮大畈村第一書記吳辰華建議,為了避免“誤傷”,可以把結果反饋給地方,雙方交換意見。第三方再根據情況,決定是否采信。


  內蒙古扎賚特旗的一位扶貧干部認為,第三方評估可以選用第一書記參與其中,他們熟悉農村、懂老百姓,采取國家統籌、該回避的回避、混編選派,評價或許會更加全面客觀。

  務實作風如何落地生根?
  基層干部群眾反感形式主義,必須持之以恒力戒漂浮作風,反對官僚主義


  黨的十八大以來,干部作風大為好轉,干事創業、務實擔當的多了,作風漂浮、搞花架子的少了。但不可否認,一些地方脫貧攻堅工作中,仍然不同程度存在著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


  “農村沼氣國債項目”“農村危房改造”“建檔立卡貧困戶飲水明白卡”“結對幫扶明白卡”“革除陋習,八提倡八反對”“不等不靠,自力更生摘窮帽”“2018年度脫貧攻堅幫扶明白卡”,在一家貧困戶的門口,掛著7塊牌子。貧困戶得到這么多關照,當然是好福氣,但牌子掛多了,也免不了好多應酬和麻煩。


  “有一天陪了6個不同的工作組,貧困戶只能待在家里,沒時間下地種田。”一位扶貧干部介紹,這位貧困戶腿腳不方便,好不容易走到田埂上,又被鎮上的干部叫了回去。


  在某縣,原本不少農戶想種植柑橘,但鎮上為了完成縣里要求,向村里下達甘蔗種植任務,村里只能分派到戶。村鎮干部一臉無奈:“長不好、賣不出去,那是半年后的事兒了;可如果完不成任務挨上級批評,就是馬上的事兒了!”


  有些時候,形式主義消耗了政策效能,降低了工作效率。基層同志反映,相關部門之間扶貧信息不能共享,各自為戰,造成基層重復勞動。比如說完善貧困戶檔案工作,要了解住房改造前后對比、種植養殖種類、扶持項目公示等內容,必須挨家挨戶了解。山路不好走,貧困戶住得分散,入戶調查相當費時費力。各部門的調查任務如果合在一張表上,效率就大為提高。


  文山會海牽扯精力。“扶貧辦一正三副,經常四個人同時參加會議,都忙不過來。”一位扶貧辦負責人告訴記者,本部門的會要參加,其他部門的關系不大的會也要參加。更讓人疲于應付的是,不少會重復開。


  一位基層干部說,整治形式主義,得先從官僚主義入手。對此,不少扶貧干部深有體會。“明天領導來縣里檢查,請找一個離高速公路30公里以內的深度貧困村!”接到電話哭笑不得,交通這么便捷的深度貧困村,上哪兒找?


  要想有深度,不能怕走路。目前,依然有少數領導干部下基層蜻蜓點水、走馬觀花。那些交通不便,脫貧攻堅任務更艱巨、更需重視的地方,去的領導反而少。


  與此同時,各類檢查如果過多,也會干擾一線工作。一位駐村第一書記講述:有位市領導要來調研,為了迎接檢查,大家連夜制作展板。領導看展板就10分鐘,可是為了這10分鐘,不僅花了冤枉錢,幾個干部一兩天都干不了正常工作。

    還有一些形式主義的做法,讓得到幫助的群眾有意見,也讓基層干部落埋怨。在某村,記者發現一件奇怪的事。一戶4口人的建房明白卡上寫著:總面積180平方米,其中農戶占地98平方米,親屬16平方米,扶貧投資公司66平方米。扶投公司占股老百姓的房?當地干部解釋:之前為了順利搬遷,按照180平方米蓋的。后來,國家明確每人不超過25平方米,省里責令整改。可是房子已經建好,只好出此下策。


  壓實責任如何增添動力?
  基層扶貧干部奮戰在“攻城拔寨”的第一線,壓實責任的同時,應該給予他們更多體諒和關心


  “真干真累人,真干真能上,真干真變樣!”金寨縣白塔畈鎮龔店村黨支部書記蒲星光,當了31年村干部,今年57歲了,依然干勁十足。


  基層干部,任務重,壓力大。“在特殊時期,遇到了一項特殊事業,責任重大又光榮無比。”“用干部脫皮,換群眾脫貧。”扶貧干部這些話發自肺腑,擲地有聲。


  “以前我們村基礎薄弱,人居環境差,是遠近聞名的貧困村。2016年,通過異地扶貧搬遷,鄉親們住得舒心了!”他戴著草帽,皮膚黝黑,像是農民,可說起話來有板有眼。他叫李躍文,是武定縣司法局副局長,擔任龍慶關村第一書記已經3年了。


  像李躍文這樣,一頭扎進基層,扎扎實實幫扶群眾的干部,“白加黑”“五加二”是工作常態。


  辛苦歸辛苦,該嚴管的還得嚴管。一些基層干部建議,對基層的檢查督察要科學安排,多傳導壓力,少分散精力。


  某地級市扶貧辦主任扳著手指頭,細數各類大大小小的督察有10多種。2017年,他們迎接上級檢查扶貧工作就有87次。

  在采訪中,一位基層干部反映,有個檢查組檢查扶貧工作,一見面,就要求上報3個反面典型。“這讓人很為難,也容易刺傷基層干部的自尊心。”

  基層干部建議,檢查督察是傳導壓力、推動工作的有效方式,但應整合相關力量,把握好節奏,實事求是,體諒基層難處。


  記者發現,基層有時候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比如扶貧資金短期滯留問題。沒錢為難,有錢還是為難。“去年,我們要修條路,年初申請了專項資金,但等到6月資金才到賬。有錢了,本該高興,卻讓我犯了愁。”一位縣委書記面露難色,因為上面要求8月之前就必須完成工程的80%。可是,項目設計、規劃、招標等工作都需要時間。如果倉促上馬,質量不過關;如果按流程走,資金趴在賬上,就得承擔被追責的風險,進退兩難。


  也有基層干部反映,涉農涉牧資金,個別時候出現了“不會整、不敢整、整不動”的現象。因涉農涉牧資金分散,作用發揮不佳,國家對深度貧困縣開了口子,可以整合。可是,盡管上面出臺了政策,但下面沒有對接細則,而各路資金都有自己的“婆家”,如果整錯了,上下都得罪。因此,資金整合往往落不到實處。


  對待基層扶貧干部,嚴管之外要有厚愛。要壓擔子,也要鋪路子;要結果導向,也要看重過程。內蒙古興安盟副盟長隋維鈞建議,對基層扶貧干部尤其是年輕干部,在榮譽、待遇、成長進步上,多些關心關懷。“如今,興安盟在提拔干部時,向基層扶貧干部傾斜,保證了一定的比例。”


  脫貧內生動力如何激發?
  看不見的貧困才是最大的貧困,扶智扶志,需要久久為功


  安徽鳳陽縣小溪河鎮小崗村。穿過整潔的街道,是一排排白墻黑瓦的新樓房。40年改革發展,小崗村如今已經行進在小康路上,但仍然有20多戶因病、因傷致貧的人家。


  身穿藍色工作服的劉占勤,笑著迎了出來。前些年,丈夫在外務工,摔壞了后腦,生活不能自理。家里的頂梁柱塌了,還有兩個女兒在上學,劉占勤毅然挑起了家庭重擔。為了掙學費和醫療費,她赴浙江打工,把丈夫帶在身邊照料。


  “如今政策好,通過危房改造搬進了新房,丈夫也辦了大病醫保。日子漸漸好起來了!”村里還為貧困戶設立了一些公益崗位,劉占勤就近在小崗村的培訓中心上班。生活安定,丈夫漸漸恢復,已經可以進行簡單的對話交流。


    記者離開時,回頭看到她還站在門口。個頭不高,身材瘦弱,略顯滄桑的臉龐,分明透出自信的光亮。


  采訪中,也了解到一些有關貧困戶的消極現象:“好不容易給他爭取到了產業扶貧資金,可他拿去賭博了”“危房改造現場,扶貧工作隊忙前忙后,他卻在一邊站著看”“幫忙找好了工作,談好了工資,可沒干幾天就跑回來了”……


  看不見的貧困才是最大的貧困。盡管和前些年比,國家物質基礎增強了,扶貧力度加大了,但必須在貧困地區、貧困戶中間厚植艱苦奮斗精神,這事關脫貧,更事關全面小康和鄉村振興,是一項基礎性、長遠性的工作。


  激發群眾脫貧致富的內生動力,說到底是扶智扶志。在這一輪精準扶貧中,各地更加注重貧困群眾文化素質的提升,一方面著力實用技能培訓,提高脫貧本領;另一方面,著力宣傳教育,增強脫貧動力。


  貧困地區農民缺乏務工技能,既是致貧原因,也是就業“短板”。在云南武定縣,以前有些貧困群眾只能靠山吃山,養幾只羊、撿野生菌,或者打打零工,一年到頭也沒有多少收入。現在他們大多憑一技之長走上了脫貧路。今年春節一過,貓街鎮五柞甸村的章德文夫婦就坐上了縣里調集的務工大巴,去云南農墾蔬菜公司參加培訓。“路費、培訓沒花一分錢,現在我們夫妻倆一個月收入超過6000元,多攢點錢,早點建新房!”章德文對未來充滿信心。


  “貧困戶掌握一技之長,就能憑本事吃飯。”武定縣人社局負責人說,2017年以來,武定在全縣各村寨舉辦了家畜飼養、磚砌工、電焊工、刺繡、中式烹調、農機修理、電工、家政服務、計算機操作員等10多個類型的技能培訓。共培訓農村勞動力25000人次,其中培訓貧困人口15000人次,有力地激活了貧困戶脫貧致富的內生動力。


  內蒙古興安盟把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統籌考慮,開展了“一帶二轉三改”農牧民素質提升工程。一帶就是旗委、四大班子、蘇木鎮、駐村第一書記一級帶動一級,二轉是轉變思想觀念、生產方式,三改是改變生活環境、陳規陋習。

  鼓起他們的心氣,就扶起了一個個家。面對一些因客觀原因而陷入貧困的家庭,需要扶貧干部付出更多愛心和耐心。


  扎賚特旗阿拉達爾吐嘎查村民趙斯琴,腿有殘疾,兩個女兒,一個上大學,一個讀研究生,是典型的“因學致貧”。


  “政府給了3萬元扶貧資金,買了3頭母豬,20頭豬仔,還建了80平方米的豬舍。”說起黨的好政策,趙斯琴有些激動。兩個女兒每年每人還給1萬元的教育資助。


  趙斯琴家的房子不大,只有60平方米,但足夠住了。臥室窗明幾凈,衣被疊得整整齊齊,女兒房間的床頭柜上擺放著在大學期間的榮譽證書。院子一側的廚房和洗澡間,也都收拾得井井有條。


  “日子是給自己過的,干得好,政府還給獎勵,感覺很有信心!”這句樸實無華的話,充滿了感恩與自勵。


  扶起一個,帶動一片。“趙斯琴行動不便,都能勤勞干事,我們得向她學習!”周邊的農牧民,說起趙斯琴,沒有不豎起大拇指的。


  黃昏時分,霞光輝映,炊煙裊裊。腳下的路筆直寬闊,抬眼望去,融進了壯闊無垠的草原深處。

 


歡迎訪問廣東扶貧網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站點地圖 | 招聘啟事 | 版權申明 |
流量統計:

版權所有:廣東省扶貧開發協會  Copyright © 2009 www.915876.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ICP號:粵ICP備10213720號
主管:中共廣東省委農村工作辦公室、廣東省農業農村廳、廣東省扶貧開發辦公室            
主辦:廣東省扶貧開發協會、廣東省南方扶貧開發研究院、廣東省國粵扶貧開發服務中心            內容支持:《廣東扶貧》全媒體中心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先烈東路135號廣東省農業農村廳大院2號辦公大樓12樓                              郵編:510500
電話:020-37286668    傳真:020-37286688    捐贈熱線:020-372888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刮刮卡彩票大奖照片 博彩游戏机 河北11走势一定牛 福建快三推荐号码 叶檀论股市分析 快乐十分玩法 股票投资的优点 江苏十一选五今天推荐号码 今日银行股票推荐 甘肃快三计划 河南体彩11选五走势图